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
G20全家福中习站位有何奥秘?

编辑:admin 日期:2019-09-03 04:12 分类:www.188337.com 点击:
简介:今天全世界的媒体都刊登了G20峰会各国元首的大合影,长安街知事(微信ID:Captialnews)发现,习总站在了他参加峰会以来的最高位置上:东道主右手第一位(知事注:东道主历来站在最中间)。 以右为尊,是国际惯例。这张合影中,美国总统奥巴马站在东道主左手

  今天全世界的媒体都刊登了G20峰会各国元首的大合影,长安街知事(微信ID:Captialnews)发现,习总站在了他参加峰会以来的最高位置上:东道主右手第一位(知事注:东道主历来站在最中间)。

  以右为尊,是国际惯例。这张合影中,美国总统奥巴马站在东道主左手第一位,位居习总之后。俄罗斯总统普京站在左手第三位,位居沙特阿拉伯领导人之后。

  习总出任国家主席以来,至今一共参加过3次G20峰会,2013年的俄罗斯圣彼得堡峰会上,他站在东道主右手第五位;2014年的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峰会上,他站在东道主左手第一位。

  领导人合影,可不是想站哪儿都行。大家仔细看看下面这张图,除了东道主外,每个领导人的脚下都贴着一张白纸条,上面写着国家和领导人的名字。可见,合影排序,是由主办国精心安排的。

  有小伙伴们觉得好奇,既然是主办国安排,这么多的大国领导人,谁站哪由什么来决定?是拼经济实力、人口数量、关系远近,还是拼颜值?

  毋庸置疑,经济实力和影响力,是决定性因素。宝贝玄机l图小鱼儿主页!自2008年以来,G20共召开过10次峰会,中、美、俄三国以及金砖国家印度、巴西、南非领导人几乎是合影第一排的固定组合。

  虽说是固定组合,但个人位置每次都不同,这其中就有些感情因素了。此次峰会上,沙特阿拉伯领导人排在中美领导人之后,居第三位。原因很简单,土耳其和沙特地缘相近,在海湾地区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,两国在经贸往来、反恐合作等问题上具有一致利益。最关键的是,在两国之间的狭长地带上,不听话的邻国叙利亚和伊拉克让人十分头疼。

  虽说美国位居世界经济第一,但中国的好人缘显然更胜一筹。长安街知事(微信ID:Capitalnews)梳理发现,在前7次峰会上,时任中国国家主席5次均排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之前,其中英国伦敦、法国戛纳和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峰会上,更是排在东道主之后的首位,要知道英、法都是美国的盟友,墨西哥则是美国的邻国。

  还有两次峰会在美国本土进行,中国也很受重视,站在美国总统左手第一位,远前于美国的其他盟友。

  虽然不是资深国际观察家,长安街知事(微信ID:Capitalnews)也知道,所谓盟友,均是建立在现实国家利益之上的,没有永远的敌人,也没有永远的朋友。中国领导人历次峰会都站在核心位置,与中国在G20中的作用不无关系。对几乎所有的G20国家而言,中国与他们的经济合作都十分密切,特别是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启动之后,越来越多的国家渴望成为“搭车”中国发展的受益者。同时,中国对IMF贡献越来越大。伦敦峰会上,中国以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增资400亿美元;戛纳峰会之前,法国总统萨科齐亦曾专程突访中国希望增资;墨西哥峰会上,中国增资430亿美元,在整个金砖国家中数额最大。因此虽然整体国家实力不如美国,但是凭借未来发展巨大潜力和当下对友国现实的经济利好,中国领导人自然在峰会上享受高规格礼遇。

  国家利益决定排位,生动地体现在美、日等大国领导人的站位变化上。伦敦峰会上,奥巴马被安排在第二排左四,缅甸大选今启帷幕 军方可能静观其变,梅德韦杰夫站在第二排中间,日本首相麻生太郎竟落在最后一排右边第四个位置。

  由于近10年来经济增长缓慢,日、俄尽管也是大国,无奈只能远离合影镁光灯。在前七届峰会上,日本首相麻生太郎、鸠山由纪夫、菅直人、野田佳彦从没进过合影第一排。而不论是普京还是梅德韦杰夫,也都总站在九、十位次徘徊,甚至落在南非、巴西、印度、韩国等国之后。六和采王中王湖北将2019年GDP目标从2018年的%上调,看来,国际交往中,光有个人魅力还不行。(知事注:金砖国家从2009年成立之后,增资IMF的规模远超其他群体,因此合影排位越发显赫)

  尽管绝大多数情况是讲经济实力,但领导人的资历有时也能影响排序。在国际交往中,资历较老的政治家,也会被给予更多的关注和尊重。比如巴西总统卢拉,2003年就开始主政,他三次站在东道主右手第一位。而一些刚刚上台不久的领导人,因为资历浅,刚开始会被安排站在边上。像日本这样一年换一个首相的国家,领导人被安排站在后排也就不奇怪了。

  下一届峰会合影,习总会站在哪?哈哈,中国是东道主,自然居中。不过,第四届的多伦多峰会发生了“意外”,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突然出现在第一排居中位置,正宗“地主”加拿大总理哈珀却出现在了他的左手边,原来,韩国是下一届峰会的主办国,哈珀总理真是太客气啦。

  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  虽为二元领导,但“二元”的权力并不均等。高校中的大量“人事”故事,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。“党委领导,校长负责”容易造成两个问题,一则领导者不负责,二则以党干政。

 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,自有其力量,不应惧怕批评、质疑甚至谩骂,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、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。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,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、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。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,不妨更大一点。

  美国人一面高喊“反恐战争”,另一面却使“圣战主义”愈演愈烈,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。理解这一点,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。

 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,这是无可厚非的,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,应该要三思而后行,物极必反,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。去粗取精,去伪存真,糟粕的要抛弃,优秀的要传承。